酒辞祸

长相思【零】

赶正文太难了,让我再想想。

先不付责任的扔个预告,笑。

现代梗。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就这样,开始。


临终前他仿佛看见了雪白色的花瓣翩然而坠,纷纷扬扬的洒了一地,花雨里头有个浅蓝色眸子的青年温和的望着他,眉眼看不清楚,他却莫名觉得熟悉。青年的嘴唇无声翁动,真奇怪,明明隔了那么远,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说,“子龙。”

子龙?谁是子龙?他认识吗?

疑问包裹着他,他想驻足询问却不得不随着生命的流逝,一步一步踏入永眠的梦境。

他拼命地想睁开眼,手攥得紧紧的,可是没有用,他什么也没抓住,也什么都没看见。

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

什么都没有。

一切都已离他而去。

他马上就是个不再归属阳间的鬼魂。即将洗去前尘,开始新生。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驻足不肯前行,不肯让那忘川的水湮灭一切,不肯斩断情缘了却尘世,不肯在三生石上划去自己的名字,不肯过那桥,不肯忘那人。

像是有着什么未了的夙愿,因此固执停留在这世间,哪怕折去阳寿换得下一世荒唐,也一定要达成。执着得像什么。

有什么用呢?

要知道,

你不过是个将死之人。



黑暗如同潮汐卷来,铺天盖地淹没所有知觉,痛苦在此时倒显得轻飘飘,比起一无所知的感觉显然没什么重量,“不行”,他喃喃,“还不行,还不能倒在这里,我还要等一个人。”

【等谁?】

 有声音凭空响起。

【我不知道。】

【那你等什么?说不定他不回来了,快走吧。该上路了】

  有人催的紧促,不住的喊他。

  他却不管,只随着心中的声音。

【一定要等,一定。】

【固执。】

有人轻叹了口气。

【随你吧。】

有纷纷杂杂的记忆接踵而来,支离破碎的如同潮汐,他试图将它们联系在一起,却最终,徒劳无功。

即使在这些记忆中沉沦许久,他也只能勉强拼凑出一些模糊的事情:子龙是他的字,而那个浅蓝色眸子的青年似乎和他认识很久,久到从幼稚园到大学毕业里的所有记忆里都有他的身影。

然而即使这样,他对他,依然,一无所知。

所以呢,他是谁?

他自己,又是谁?

【谁知道呢?】

  有人轻笑。



啰嗦:

这真的是个预告,以及正文是什么我不知道(你走
还有就是,我快要被这个格式整疯了。能看到最后的一定都是小天使。
【感动】

最后,不要脸的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如果有评论那就更好了。

其寿几何 零

大概是个长坑,估计等到暑假了才会慢慢填坑,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不过大坑肯定是暑假才会开始填。
嗯,大概就是这样了,如果有人能喜欢的话十分感谢
半架空半史向设定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正文开始

零·楔子

他怀着年少时的伟愿云游四方,一杆长枪挑破过多少阴暗和丑恶。他自在闲游,以为天地宽广足以四海为家,直到遇见他。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一物降一物。

南阳·冬雪夜

赵云第一次见到诸葛亮是在一个冬天的雪夜。那天寒风凛冽,大雪纷飞,山中俱寂,万物沉眠。而他被风雪迷了眼,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下山的路,现在又大雪封山,危机重重,为了防止自己被冻死和被野兽咬死,赵云不得不选择找一户山野人家,央求屋主人让自己借宿一晚。听起来有些狼狈,但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赵云有些犹豫的叩响了眼前的门扉,清脆的敲门声在风雪中被模糊地有些听不真切。他已经站在这里快半个时辰了,如果再不找个暖和的地方避一避风雪,只怕过不了多久他就要被冻死了。

也许是屋子主人并未听到吧,赵云这样安慰自己。赵云咬咬牙伸出手准备再敲一下,如果里面再不应声的话,他就只能闯进去了。然而就在这时,门却突然“吱呀------”一声,开了。

给赵云开门的人是个少年,唔,当然也可以说是个美人儿。
眉眼精致,气息清冷如碎雪,一头鸦色长发用湛蓝色发带随意束起,身上穿着白衣隐隐约约有蓝色的暗纹浮现,颜色清浅更衬得他肌肤似雪,温润如玉。最令人着迷的是那双墨眸,清古冶艳,像是倒映着天上星月的幽深古潭。眉宇之间还带着着仍未散去的睡意,给墨玉般的眸子掩上了层层纱幕,朦胧渺远,叫人看不清。
美人披着件湖蓝色的大氅,领口处还围着一圈雪白狐毛,毛茸茸的,漂亮极了。手中提了盏琉璃灯,跳跃的烛火映照在他脸上,虽然显得晦涩灰暗不甚清晰,却也能叫人看清他脸上的七分烦躁三分警惕。

赵云愣怔了一下,似是没想到这深山老林中还有这等谪仙似的美人,一身气息清冷疏离,透出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美人,啊不对,是少年瞥了他一眼,眼中带着嫌弃和丝丝恼怒。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正在傻笑的人一直敲门打扰了他的清梦他也就不用半夜出来给人开门了,啊,好想睡觉怎么办。美人如是想。

被少年送了一记眼刀之后,赵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目的,轻咳两声敛了自己脸上的笑意换上正经的神色。双手抱拳,微一鞠躬,开口道,“在下常山人氏,因大雪封路无法下山,想要在此借住一宿,可否?”语气诚恳,配上他那副狼狈的模样倒让人不禁生出几分同情之意。

少年没有答话,只是推开了微微半掩的门,将琉璃灯向门内照了照。“进来吧。”少年的声线清而澈,低而沉,如珠玉相击,若月出深涧,仿佛一开口就能唤来翩然蝶群,彩凤翱翔。让人不由得听的痴了。

这是开头,短到极点而且各种ooc,能看到最后的都是小天使,谢谢(鞠躬)
沉迷亮亮的盛世美颜
某人要的糖。